9.0

2022-08-30发布:

强干妈妈

精彩内容:


  素音早産生了個女兒,生下來時才叁斤,直接轉到重症嬰兒監護,然後又住院一個多月才回家,總算沒落下什幺毛病,小家夥也越來越可愛。出院後素音沒有請月嫂,她覺得自己已經生過兩個孩子,應該算是經驗豐富了,所以她自己親自帶孩子。盛強有時也幫幫忙。
  盛強雖然好色,但對慈愛的母親素音一直心存敬愛,素音雖然是他第一個性幻想的對象,但這點非分之想他一直深深埋在心底。大學時,身爲大學教授他的師母慧娟對他關愛有加,師母生過兩個孩子略微有一點點發福,比起媽媽素音更顯圓潤,眼角有幾絲細細的魚尾紋,小小的鼻子,一笑起來有些調皮的樣子更顯年輕,她生在書香門第,氣質婉然,說話帶著一點江南口音,柔柔軟軟糯糯的,每次聊天聽得盛強心都酥了。一次他陪師母上街,幫她試鞋時摸到她柔嫩的小絲腳,他就發誓要得到她,當天他趁她家裏沒人把她強奸了。那次溫柔體貼的慧娟原諒了盛強年輕的沖動,卻在之後被他一再奸淫最終淪落爲他的玩物,他的潛意識裏其實強奸的就是自己的媽媽素音。回到這個城市,盛強無處消磨旺盛的精力,再加上前不久剛剛強奸了姨媽,已經捅破了那層倫理上的窗戶紙,他審視媽媽的態度已經發生了改變。現在媽媽素音在家裏休養,總是穿一身旗袍,一雙小腳套在黑色高跟鞋裏,有時坐在沙發上,旗袍的縫隙中露出套著肉色絲襪的細膩豐白美腿,盛強每次眼角只瞥一瞥,肉棒就要舉旗敬禮了。不能不說,盛強整天呆在家裏,主要就是爲了欣賞媽媽素音的媚態。
  素音在家裏倒是十分注重形象,因爲經常會有人到家裏來拜訪看望他們夫妻,因此她在家裏也總是穿著旗袍高跟鞋,睡前才換衣服,不會像有些家庭婦女,隨便穿個睡衣走來走去。盛強看著素音扭動著嬌軀走來走去忙著做家務或做飯,也是一種享受,飯後一家人在客廳看電視,素音有時會翹起二郎腿,由于腳小買不到合適的鞋子,鞋跟就從腳上耷拉下來,挂在腳趾上輕輕晃著,擺個盛強特喜歡的挑鞋姿態,每到這時,盛強的注意力就完全轉到媽媽曲線優美的嬌小絲足上來,心裏就開始意淫,肉棒就開始反應。有次素音要拿書架頂上的東西,站在凳子上,盛強看到時,趕緊過去幫忙扶著,結果就給他不小心看到媽媽肥美的陰戶,雖然被褲襪、內褲包裹著,但那鼓凸的形狀被盛強一看,就斷定媽媽素音是個性欲旺盛的女人。這時素音踮起腳尖去夠東西,絲襪包裹的小巧足跟從高跟鞋裏露出來,盛強忍不住想伸手摸摸。正在想入非非間,只聽一聲嬌呼,媽媽就從凳子上歪了下來,盛強趕緊伸手接住媽媽,把媽媽軟綿輕盈的身體橫抱在懷裏,一陣幽香讓盛強心裏癢癢的,一時竟呆住了。素音嗔怪地看了他一眼,「發什幺呆,放媽媽下來啊。」說罷臉微微紅了一下。盛強才趕緊把媽媽抱到沙發上,又拾起鞋子送過去,「媽,有什幺我幫您拿吧,您看要是摔著就不好了。」……回到房間,他回想著媽媽柔軟的嬌軀,淡淡的幽香,還有自己抱著她時入手的依舊彈性十足的包裹著絲襪的大腿,那離開了高跟鞋的精致絲足,他禁不住掏出自己堅挺的肉棒撸起來,把滾燙的精液射得很遠。
  媽媽素音每天抱著女兒,滿臉愛憐之色,盛強經常主動到媽媽懷裏把妹妹抱過來哄一番,素音對兒子的表現也很滿意,殊不知盛強真正享受的是接過小妹妹時手臂挨蹭媽媽雙峰的誘人感覺。
  一晃素音的小女兒已經四個月大了。這天盛強跟中學同學聚會,一直到晚上八點多天黑才回到家,爸爸獨自在看電視。
  「今天累死了,媽和妹妹呢?」
  「媽她說抱著女兒出去溜溜,也給大家看看。」爸爸說到。
  「我正好要出去透口氣,順便接媽一下。」盛強其實是想蹭蹭媽媽的雙峰,他換上T恤衫、西裝短褲就走出家門。
  他們住在爸爸媽媽任職醫院的小洋樓,盛強想,如果媽媽出去散步,肯定會在附近的湖邊,這樣想著,他就向湖邊走去。這座湖是在醫院和公寓區旁邊,湖邊有一條石板路,路邊種著一些樹,路燈倒還明亮,一眼看去湖邊已經基本沒人了。盛強邊走邊想,媽媽難道是碰上什幺熟人,聊到這時候也不見回家。一路走一路看,已經快走到湖對岸那邊,還是沒見到人,盛強想,也許素音是到鄰居那邊去坐了,就打算沿原路返回,就在這時,他忽然聽到前面不遠的樹叢裏有動靜,本以爲是談戀愛的,但仔細聽聽又不像,好像有人在糾纏,好奇心讓他又往前走了幾步,終于聽清飄來的說話聲。
  「騷貨,穿著旗袍出來,想勾引我是吧,今天就讓你快活快活。」一個男聲傳來。旗袍?盛強忽然想到媽媽,媽媽不是穿旗袍出來的嗎?他循著聲音繼續走去。
  「要不聽話就把這小崽子丟到湖裏去。」另一個聲音傳來。
  「求你不要……嗯……放開……我女兒……啊……」居然真的是媽媽的聲音。盛強趕緊走過去,從樹叢的縫隙中,借著路燈,他看到了讓他血脈贲張的場景。
  幾米外,氣質高雅、成熟美麗的媽媽素音正躺在草地上,旗袍的扣子已經被解開,胸罩已經被扯落,丟在一邊的草地上,一個長發年輕人赤裸著身體,趴在素音白嫩的身體上,一手一只把素音豐滿高挺的雙峰揉捏出各種形狀,還時不時用嘴狂吸,媽媽修長的穿著長筒絲襪的大腿被他壓在身下扭動著,高跟鞋已經不知去向,嬌小玲珑的絲腳笨拙地踢動。混蛋,連我都還沒嘗過的高貴美麗的媽媽,竟被這個癟叁欺辱蹂躏,盛強氣得肺都要炸了,他正想沖出去解救媽媽,忽然發現旁邊還站著另一個光頭,手裏抱著的正是自己的妹妹,好像還睡得很甜!這下盛強有點猶豫了,如果沖出去,對方傷害妹妹怎幺辦?
  「嗯……唔……求……你……不……啊……」媽媽的反抗越來越弱,這時候,長毛坐在素音大腿上,一只手按住她的酥胸,另一只手向下探去,只聽「嘶」的一響,媽媽的內褲成了長毛手中的一塊破布,她的下身暴露在空氣中,整齊濃密的陰毛中,陰戶脹鼓鼓的,微微裂開一道小縫,瑟瑟發抖的陰蒂彈出一個小頭。在一邊觀看的盛強肉棒不由得硬了起來,反正也沒法立刻救人,要不自己先爽爽?盛強想著,拉開褲鏈,又把內褲撥到一邊,手握住肉棒撸了起來。
  「呀……不要……嗯……嗯……」長毛丟開內褲,手指按揉在素音的小花蕾上,素音不僅發出嬌聲呻吟,觀戰的盛強手上動作越來越快。
  「都折騰半天了,快點,來人就不好了。」光頭不耐煩地催促著。
  「好的好的。」長毛把手舉到素音面前,「就說你是騷貨吧,才兩下就出水了。」
  「不……要……嗯……嗯……」媽媽反抗得更加厲害。
  長毛的肉棒早已經堅挺,可是在素音巨大的反抗下,他實在沒辦法順利插入,急得怪叫連連,其實盛強也是心急如焚,一方面他想把媽媽救下來,另一方面他又想看看媽媽被插入的嬌態。
  「靠,這騷貨不好辦,你幫我按住她的腿。」
  「好嘞。」光頭把孩子放在一邊草地上,過來抓住素音的一雙小腳,分開按住。長毛在同伴幫助下,立刻把肉棒對准了素音的蜜穴,龜頭輕輕分開潤濕的肉瓣,正打算直刺入洞,就在這時,盛強見妹妹已安全,就把肉棒塞回褲子裏,大喊一聲:「幹什幺的,聯防來了!」
  這一聲喊就如晴天霹雳,兩個年輕人嚇得連衣服也來不及拿,沒命地跑,盛強還追了幾步,「哪跑!那邊堵一下!」這下兩個人跑的更快更遠,估計短時間內絕不敢回來了。
  盛強這才回到媽媽身邊,素音已經坐起來,雙手拼命合攏衣襟,遮掩著吹彈可破的雪白肌膚,可是越慌亂就越遮不住,一只美乳顫巍巍地露在外面,下身的茵茵芳草也一覽無余。
  「媽,不用怕,是我。」盛強蹲下身來,把媽媽輕輕摟住。
  素音看到來的是盛強,不禁伏在盛強懷裏輕聲哭出來。
  「沒事了,我來了就沒事了。」盛強抱著媽媽溫軟的身體,不經意胳膊就壓在素音露出椒乳的乳尖上,乳頭還是硬的。盛強心想,真如那兩個癟叁所說,媽媽很騷啊,就這幾下粗暴沒有技術含量的捏弄,乳頭就有反應了。
  素音哭了一會,漸漸平靜下來,「你……把胸罩遞給我……」盛強拾起胸罩遞過去。
  「你去看看孩子。」切,剛才還不是被人看個夠,現在跟自己兒子裝貞烈。盛強想著,轉向妹妹,小家夥睡得倒是很熟。
  「沒事,睡著了。媽怎幺沒看到你的鞋啊。」
  「別找了,也不知掉到哪裏了。」
  盛強一手抱著妹妹,又去攙扶素音。素音已經把旗袍扣好,還好只有最下面兩顆扣子被扯壞。
  她又把有些散亂的頭發重新盤好。盛強看著心裏不由一陣感歎,媽媽雍容的氣質真是讓人心儀啊。
  「呀!」素音站起來時,左腳一拐,又坐了下去,「剛才……被他們……追時扭了腳。」
  「那……媽我背你回去吧。」盛強四處看看,地上扔著扯爛的內褲,想著媽媽的旗袍下赤裸的下身,盛強下身忽然有了點反應,肉棒從褲子裏探頭出來,他趕緊又塞回去,還好素音沒注意到。
  比劃了一下,盛強發現自己抱著妹妹根本沒法背媽媽,于是說:「媽要不你抱著妹妹,我再抱著你,這樣就可以了,我有力氣。」
  素音又試了一下,發現自己實在站不起來,只好同意了。
  盛強于是就把孩子放在她懷裏,彎下腰,一手摟住她的纖腰,一手勾住她的腿彎,輕輕巧巧把媽媽跟妹妹一起抱起來,素音一手勾著盛強的脖子,一手抱著孩子。也不知盛強是不是故意的,抱腿彎的手沒有兜住素音旗袍的後擺,這樣一抱,素音沒有扣住的下擺垂下去,芳草和蜜壺就暴露在空氣中。
  「……」素音猶豫了一下,又不知該如何跟兒子開口。
  「那咱們走吧。」盛強就這樣抱著下身赤裸的媽媽素音往家裏的方向走。
  走了沒多遠,摟著媽媽柔軟的腰,摸著絲滑的大腿,嗅著媽媽身上發出的氣息,低頭看看懷裏媽媽嬌俏帶淚的臉龐、白皙的脖頸,想著媽媽堅挺的乳房和赤裸的陰戶,特別是想著她剛剛差點被那長毛插入的瞬間,盛強的肉棒已經越來越硬,再次從拉開的褲子裏悄悄伸出頭來。不過,這一切,素音並不知道。她剛剛遭遇了一個噩夢般的經曆,馬上就會有另外一個……
  「強強,回家以後千萬不要跟你爸說。」素音看看懷裏依舊熟睡的孩子,心有余悸。
  「不會的,媽,您也別多想了。」看著素音楚楚可憐的嬌容,盛強的巨大肉棒又漲粗了些,並且向上慢慢翹起來,幾乎已經接觸到素音的肥臀。
  「強強你要累,我們就歇一會吧。」素音體貼地說,但她平靜的表情後內心依舊浪潮湧動。就在剛才,那個男孩玩弄自己的手法雖然不那幺熟練,可是自己敏感的身體竟有那幺大的反應,最後自己其實已經放棄了,要不是盛強及時感到,那頂住自己的那個東西非奪去自己的貞操不可。這樣想著,感覺下身忽然有一點潮熱的反應,素音嚇了一跳,趕緊不再去想這些事情。
  「沒事,走吧。」盛強雙臂有用不完的力氣,再說這樣橫抱著美肉媽媽,再走一天他也願意。肉棒繼續上挺,隨著盛強的腳步一顫一顫,龜頭忽然在素音的豐滿肥膩的臀肉上點了兩下。
  「嗯?」素音不由得一驚,又不好意思問,心道是不是有些高一點的草刮到自己,又想如果挂到那裏就不好了,正努力制止自己胡思亂想的她思維一不小心又轉回到自己的「那裏」,素音不由得臉上發燒,就跟兒子說:「到路上去走吧,這邊不好走。」
  「好。」盛強痛快地答應了一聲,就往路燈亮些的地方走去。
  素音想這下應該沒事了吧,誰知忽然又有幾下輕輕的點觸,其中一下還直接點到她嬌嫩的菊門上。素音這下可真的被嚇到了,擡頭看看兒子盛強表情依舊輕松平淡,想問又不知如何開口,忸怩著在盛強懷裏動了一下,腿也輕輕伸了一下,想調整一下自己的姿勢,把下身擡高些。
  誰知這一動不但沒有讓素音的位置更高,卻感覺兒子抱著自己纖腰的手臂好像松了一下,結果自己整個人往下微微一滑,臀部也往下一坐。就在這時,忽然一個滾燙的東西,毫無征兆地直接就抵在自己的蜜穴上,素音禁不住嬌哼一聲,「嗯……」
  就在這時,忽然聽盛強問道:「媽,剛才您被那兩個人強奸,您是有快感的對吧?」
  正琢磨下身那帶來一絲快感的奇怪東西,卻忽然被兒子問出這幺尖銳的問題,素音不由得有些慌亂,就好像被抓住作弊的小孩子,低頭不敢看盛強,「你說什幺呢……怎幺可能……」
  「可是我剛剛發現媽您的乳頭都硬了,那不是有快感的反應嗎?」盛強卻毫不留情地繼續問道,而且特別強調「乳頭」這兩個字。
  「別說了!」被兒子逼問的素音惱怒起來,「怎幺這樣跟媽媽說話!你放我下來,我自己回去!」說著就扭動嬌軀想要掙脫盛強的懷抱,可是在身體的扭動中,下身忽然傳來非常強烈的刺激,素音不由得渾身發酥,掙紮也變得軟綿綿的。剛才被兒子抛出的兩個問題震撼著,居然忘了蜜穴上還頂著這幺個東西。這幺硬,這幺燙,這形狀,難道竟然是兒子的……?
  盛強龜頭頂住媽媽嬌嫩的陰道口,巨大的冠狀物分泌出一些粘液,火熱的溫度傳到素音下身,剛才還感覺涼飕飕的陰唇,現在卻幾乎被燙傷的感覺,素音玉體不禁一陣嬌酥。由于剛才在反抗強奸中幾乎耗盡了素音的體力,卻也被對方玩弄出真實的快感,這時再受到親生兒子的刺激,那未被填補的空虛不可抑制地湧現出來,讓她變得更加嬌弱無力,因此她雖然感覺到不對,心中也羞憤交加,卻無力掙脫盛強的懷抱。
  「那……嗯……把……你你……那……東西……啊……拿開……啊……」矜持的素音嬌羞無比地說完這句話,都不敢擡起頭看著盛強,可是兒子既不回答,也不停步,更不把那可怕的火燙的東西拿開,而且,他逐漸把媽媽素音的身體在往下放,隨著他腳步顛簸的節奏,素音真切地感覺到那巨大的東西就給自己敏感的蜜穴和嬌嫩的陰蒂帶來一下下的沖擊,雖然沒有進一步侵入,但就這樣的按壓,已經讓自己嬌軟不堪,下身也不爭氣地慢慢分泌出粘滑的玉液。
  「強強……嗯……媽媽……求……你……」素音感覺那種火熱已經傳到下身裏邊,隨著那巨大的東西傳來的脈動,自己已經快控制不了自己的身體,麻癢感一直擴散,連小腳都不由得顫抖起來,自己的蜜液終于不受控制地流到盛強的那東西上。「媽您真的想我放你下來嗎?您的蜜液正滋潤著我的肉棒呢,那是您內心真實的呼喚吧。」盛強說著調戲的話,偏偏語氣又十分尊敬。
  「不是……啊……你……放我……下來……嗯……這是……亂……」素音又羞又氣,可「亂倫」這個詞無論如何也無法從她矜持的嘴裏說出,她努力掙紮著,可是她又怕動作太大把懷裏的孩子摔到地上,就在一猶豫間,身體又被盛強放下一些,盛強的龜頭頂開濕潤嫩滑的小肉片,完全伸入媽媽嬌小緊窄的陰道中。
  「啊……不要……快拿出去……我是……你……媽媽……啊……」素音完全不能接受被自己兒子在這種情況下插入的事實,摟住盛強脖子的手用力拉著,想讓自己脫離盛強的侵入,可是她不知道,讓自己懸空的力量主要來自盛強抱著她的雙手,如果盛強想讓她向下,單憑她一只小手的力量是無法改變現實的。
  「媽媽真是尤物啊,剛生過妹妹,陰道卻還是這幺緊。」強烈的快感傳來,盛強不由得感慨。
  「不要……我……是你……媽媽……嗯……禽獸……我是……你……親……媽……嗯……」素音馨香的小口裏吐出這句無力的抵抗,連她自己也知道,這根本不能阻止欲火中燒的兒子。
  「我愛你,媽,我早就決心要幹你了,大學裏我總是忍不住想你,我還強奸了其他女人,她們都沒媽媽好。」盛強很堅決地說出這些話後,雙手慢慢向下一放,大肉棒向上一挑,就深深刺入素音的溫暖濕滑的陰道中。
  「不要……啊……你……好痛……你……嗯……太大……嗯……拿出去……啊……」巨大的肉棒帶來的刺激讓素音的小腳在絲襪裏繃得筆直,她扭動著身體,可是一方面還要兼顧孩子,另一方面肉棒本來就深深插入她的嬌小身體,她嬌麻羞澀的反抗基本可以忽略不計。「爲什……幺……嗯……這樣……嗯……對我……啊……」
  盛強插入後,他發現媽媽的陰道實在太緊,也許因爲早産的妹妹實在太小,生産中根本沒有真正擴張媽媽的陰道,又或者媽媽陰道是彈性實在太好,很快就恢複了?不管怎樣,盛強怕立刻聳動自己的肉棒會讓媽媽受傷,因此他沒有進一步動作,只是不疾不徐繼續走著,只是靠腳步的起伏慢慢刺激素音的肉壁,到她完全適應了再大幹,而素音的扭動就好像配合盛強的策略,她不但沒掙紮開,反而像是主動用陰道裏嬌嫩肉壁摩擦著粗大的肉棒。
  就在這時,對面路上忽然傳來青年男女的聲音,一對情侶說笑著迎面走來。素音驚得停止了掙紮,她發現自己衣不蔽體被兒子抱在懷裏,下身還深深插著他的巨大肉棒,這要是讓人發現,自己真是百口莫辯了,一時慌張失措,一扭頭就把絕美的面容深深埋進盛強的胸膛,至于下身,也管不了那幺多了。
  盛強還是慢慢走著,他一點也不擔心。那對情侶根本沒注意他們,就算注意看,在這樣的燈光下,應該也看不到什幺,再說看到又怎樣,只會以爲恩愛夫妻在耍花腔吧。肉棒仍然插在媽媽的蜜穴中,盛強仔細體會著那小穴的美妙:剛才插入時他就感覺到她的陰道很緊窄,而且蜜穴裏的嫩肉在肉棒到來時仿佛已經准備多時,一邊分泌著玉液一邊蠕動著把肉棒包裹起來。
  「我要你也抱著我走。」「人家那是抱著老婆孩子,你先嫁給我把。」「你先抱!」「你先嫁!」……聲音從風中飄來,逐漸消散。
  感覺來自外部的威脅已經消失,但是插在體內的這根巨大滾燙的肉棒卻如此真實,那堅硬的程度和火熱的溫度讓素音神智一陣模糊,她素音從盛強胸前擡起頭,羞急交加的美麗的大眼睛裏含滿淚水,她用力咬著下唇,希望用疼痛使自己恢複理智,她不能這樣屈服于盛強的淫辱。
  「盛強……嗯……求你……把……那個……拔出來……嗯……媽媽以後……怎幺……做人……」
  「拔出來?媽,我還沒插到底呢,你陰道最裏面的美肉,爸他肯定沒福氣品嘗,就交給我吧,我會讓媽快樂無比的。」說著,盛強又慢慢往素音嬌美的肉洞裏輕輕頂一下。
  「你……禽獸……嗯……你……放開……媽媽……啊……」素音忽然用盡全身力氣掙紮起來,她用力挺動下身,竭力抵抗著下身的麻癢感把充實自己蜜穴的巨大肉棒拔出來。可是就在這時,懷裏的女兒忽然由要掉下去的趨勢,素音一驚,趕緊用力摟緊孩子,這下她的美臀不由得一沉,向著盛強的肉棒坐了下去。「哎……」素音不禁幽怨地望向兒子,發出歎息般的呻吟。盛強看著媽媽嫣紅的香唇,忍不住就低頭把媽媽的香唇吻住,趁她六神無主,大力把她的小香舌也給吸了出來,跟自己粗糙的大舌頭糾纏在一起。素音先是焦急地發出「唔唔」的聲音,但是很快就屈服並逐漸沉迷于盛強的熟練濕吻,小香舌開始配合盛強的蹂躏,眼睛也輕輕合上,盛強邊吻著邊開始緩慢抽插肉棒,動作雖然很輕,但強烈的快感仍將素音沖擊得不住扭動嬌軀,肥美的豐臀也不自覺開始上下動作,用嬌小緊窄的陰道主動套弄兒子的大肉棒。被自己親生兒子強奸、他的強大的肉棒是如此深入自己嬌小的蜜穴、在外面完全開放的環境、采取的又是這種超乎常規的橫抱姿勢,一個又一個的刺激,由內至外把素音的精神和肉體防線全部摧毀,現在她就是盛強砧板上的一塊肥美鮮肉,等著兒子痛痛快快地品嘗,不,應該是飽餐。
  盛強抱著媽媽走到湖邊石凳上坐下,雙手也順勢把素音完全放坐在自己的腿上,這下盛強的肉棒可就一插到底,龜頭已經伸入素音的子宮口,看著嬌軟無力的素音被這下插的渾身直顫,四肢發軟,盛強趕緊把媽媽從妹妹手裏接過來放在旁邊,然後開始在抽動素音體內的巨棒,素音小手一伸,緊緊摟住盛強的脖子,就這樣側坐在盛強大腿上,努力擡動下身,讓盛強能以更大的幅度抽插自己的美穴。沒多久,素音就達到第一次高潮,小腳一陣亂蹬,陰道深處一股粘滑的蜜液噴灑在盛強的龜頭上。素音渾身戰栗之時,小腳一不小心踢到本來在石凳另一端睡得好好的女兒,這下可壞了,女兒被弄醒後就大聲哭了起來。
  盛強趕忙把妹妹抱起來放到素音懷裏,素音只是本能地把女兒接過去摟在懷裏,她自己根本還沉浸在高潮中,怎幺還有哄孩子的力氣。看妹妹哭個不停,盛強眼珠一轉,伸手解開素音的衣襟,把胸罩推上去,然後抓著素音的波濤洶湧的美乳,把乳頭塞進孩子的小嘴。這招果然管用,孩子吸住素音的乳頭用力嘬著,吸到乳汁果然停止了哭鬧,可是素音就苦了,她下身被兒子的巨大陰莖抽插著,一只豐乳被兒子玩弄,挺立的乳頭也被他揉捏,另一只乳房卻被女兒小手抓著,嬌嫩敏感的乳尖也被她狂吸,幾方面的刺激帶來巨大快感的沖擊,把素音完全帶入情欲的狂亂之中,她已經徹底陷落,用盡力氣配合著盛強的奸淫。
  盛強正插底過瘾,忽然看到不遠的地方好像有人朝自己這個方向走來。別是巡邏的聯防吧?盛強忙把妹妹的頭撥在一邊,迅速把素音胸前的衣襟扣好,再用素音旗袍的下擺蓋住素音和自己的下身。妹妹被盛強搶走嘴裏的乳頭,又大哭起來,這哭聲讓素音恢複了一點神智,她用力打了盛強一個耳光,然後一挺身想從盛強身上站起來,可是被他輕輕一按就讓她力氣全消,嬌哼一聲又狠狠坐到盛強的陰莖上。她還要掙紮時,盛強忽然摟住她的纖腰,低聲說:「別動,有人。」
  忽然聽到那個人說話了,「素音、強強,是你們嗎?」原來竟然是爸爸老楊!被丈夫見到自己跟兒子這個樣子,素音腦子「轟」的一響,完全不知所措。就在這時,盛強居然雙手一伸,將素音抱起來迎向爸爸,可是……兩人下身還緊緊結合在一起!素音正驚疑間,聽到盛強說話了:「爸,是我們。你來真是太好了,媽剛才把腳給扭傷了,我正不知怎幺辦。」
  爸爸聽到回答,快步走了過來,「你們在這裏啊,素音,怎幺弄的?」在這樣的光線下,近視的他只模糊看到兒子抱著自己妻子,妻子又摟著女兒,其他倒沒發現什幺。
  素音嗫嚅著,一時說不出話來,畢竟自己蜜穴裏還緊緊含著兒子的肉棒,在丈夫面前,實在羞愧萬分。
  「媽剛才抱著妹妹走路,沒看清絆了一下,爲保護妹妹,結果就把腳扭了,好像還很嚴重。」盛強趕緊把話接上,他不由得有點佩服自己了,作爲媽媽的奸夫,就在她的親夫面前,一邊奸淫著她,一邊跟她的丈夫、自己的爸爸侃侃而談。
  「哦,這樣啊,」老楊走到兩人面前,因爲知道自己妻子特別怕痛,所以素音眼角挂著的淚珠並未引起他的疑心,「咱們醫院旁邊有個骨科診所,是你馬伯伯開的,我帶你媽去看看,你帶你妹妹回家吧。」爸爸說著,就想伸手接過盛強懷裏的媽媽。
  「不用——!」素音和盛強幾乎同時叫道。如果老楊這時把素音抱過去,一定會發現兩人的不倫關系。「你腰不好抱不動我,還是讓強強抱吧,他年輕人力氣大些,你帶孩子回家就好了。」素音見丈夫被兩人異口同聲的拒絕驚到,趕緊解釋著。
  「是啊,那個診所裏我也認識路,媽她根本就不能走路,只能抱著,爸你年紀大了不行,媽就交給我好啦。」盛強一語雙關的話讓素音臉都羞紅了,還好光線暗,丈夫沒有發現,她偷偷向盛強看了一眼,發現他也正似笑非笑地看著自己,臉更發燒,摟著盛強脖子的手狠狠掐了他一把。
  「那好,」老楊倒沒感覺有什幺不對,他伸手把孩子接過去,說著當先向家裏的方向走去,「走吧。」
  「好的。」兩人又是同聲說到。「心有靈犀啊。」盛強在媽媽耳邊小聲說。素音嗔怪地白了他一眼,忽然又感覺這樣的表情不妥,于是低下頭不理他。
  盛強抱著媽媽跟在爸爸身後,邊走邊聳動著肉棒在素音已經又濕又滑的蜜穴中毫無阻礙地進出,動作也越來越大,素音緊張地死死盯著丈夫的背影,一只小手緊緊捂住嬌唇生怕漏出一絲聲音,被他幹得渾身軟麻,一會勾起一會伸直的小腳卻真實顯示出她身體的反應。就這樣,終于走到岔路口,爸爸回頭對盛強說:「我先回去了,你們也早點回來。」「哦,」素音強忍下身的刺激,擠出一點笑容,「你回去先睡吧。」
  當路上終于只剩下他們兩個人時,盛強說:「媽怎幺那幺著急就把爸給攆回去了,很期待我的肉棒把。」
  滿臉嬌紅的素音努力板起臉對盛強說:「禽獸,馬上把你的……那東西……抽出來,不然我……啊——嗯……嗯嗯……啊……嗯……畜……嗯……啊……」不等她說完,盛強已經快速抽插起來,只幾下就把素音的外殼敲得粉碎,讓她直接就失去了抵抗,被他幹得嬌啼失聲。抽插了幾十次後,素音的淫水就滴滴答答流下來,打濕了自己的旗袍,也打濕了盛強的短褲,素音被盛強幹得就像巨浪裏的一葉孤舟,她嬌呼著用盡全身力量摟住盛強。盛強不依不饒地奸淫著素音,就在她馬上就會被兒子奸出再一次高潮時,盛強忽然就把肉棒完全抽了出來,素音的下身充實感忽然消失,心裏不由得一陣空虛,嫣紅的小嘴微微張開著,身體抽搐了幾下,從小穴口又流出了不少淫液。
  「到了。」盛強先把媽媽放在診所門邊陰影裏停著的一輛電單車後座上做好,再整理了倆人的衣服後,又給素音抹去眼淚,才重新抱起素音進入診所。時間已經接近晚上十點,骨科這診所裏空蕩蕩的。盛強抱著媽媽來到診室,正靠在轉椅中玩QQ的穿著護士裝的小姑娘有些不耐煩,「有事嗎?我爺爺吃宵夜去了,估計半個小時回來。」說著擡頭她看了看他們,男的英壯滿臉帶笑解釋著,女人雖然表情有點奇怪但是氣質高貴面容俏麗,她倒是很有些好感,瞟了一眼素音的略微發腫的纖細足踝,順手丟過來一瓶藥油,「看起來應該沒事,叫你愛人幫你揉揉,就在裏面治療室,如果不行就等我爺爺回來看看。」說罷就轉過身繼續QQ聊天了。被與盛強當作夫妻,素音俏臉含羞,可是又不好開口解釋,只好說:「家裏有藥,回去再按吧。」
  「不行,人家說了,就在這裏按,如果不行還要請馬伯伯看呢,老——婆。」說著,盛強就把素音抱到裏間床上,伸手拿住素音絲襪包裹的右腳,放在手心撫摸,絲滑的質感讓他心裏一蕩。
  「放……誰是你老婆……嗯……錯了,不是這只腳……嗯……你幹嘛……」素音的聲音細如蚊呐。
  「這只啊。」盛強說著把她的左腳也握住舉起。素音想把落在兒子大手裏的兩只小腳收回來,結果一動,左腳傳來一陣疼痛,怕疼的她趕緊停住動作。就這幺一折騰,素音的旗袍下擺就掀了起來,光溜溜的下身暴露在燈光下。盛強忍不住吞了一口口水,在媽媽白皙得刺眼的大腿間,倒叁角型的整齊柔軟的陰毛,遮掩不住小饅頭一樣贲起的肥嫩陰戶,由于剛剛被盛強暴行蹂躏,蜜穴口微微打開,濕滑柔軟的陰唇懶洋洋地躺在那裏,櫻紅的陰蒂也輕輕挺出肉縫,瑟縮著等待他的愛撫。
  「你……放手啊……」怕被外間的小姑娘聽到,素音紅唇中輕輕吐出自己也幾乎聽不清的聲音。她被兒子弄成這樣一個淫蕩的姿勢,卻偏又無力反抗,玉腿想要夾緊時,陰蒂卻被自己摩擦到,陰道裏一陣發熱,身體也變得軟綿綿的,嬌羞不堪。
  盛強用一只大手把素音兩只小腳一起抓住,另一只手就摸上素音的翹臀。
  「不能……在這……裏……」素音嬌嫩豐滿的陰戶被兒子撫摸,小腳也被溫柔捏弄,明眸漸漸朦胧,敏感身體不受控制地微微顫抖,僅存的一點理智支撐著無力的拒絕,「求……求你……外面……有人……不……嗯……不行……嗯……」
  盛強的魔手絲毫不停,拇指分開素音的陰唇揉搓著陰蒂,中指就伸進素音嬌小緊窄的蜜穴,無名指還輕輕點按她緊縮的美麗菊蕾。美麗的媽媽呼吸越來越急促,一只小手掩住自己的朱唇,另一只手想從兩腿之間伸過去阻止盛強大手的騷擾,卻無能爲力。「媽你想要自己手淫嗎?」盛強的中指慢慢開始無恥的抽插,無名指也試圖突破素音嬌小菊門的防護。
  「嗯……外面……有……人……啊……不行……」素音俏臉通紅,喘息著輕語。
  「媽你是說如果外面沒人就沒關系是吧。」盛強看著貞潔美麗的媽媽在自己的蹂躏羞辱下逐漸向情欲漩渦沉落,心裏不禁得意,「爸他沒給過你這樣的感覺吧。」
  「啊——」終于被盛強的無名指強行插入菊花,素音忍不住一聲輕呼,絲襪中的細嫩腳趾緊緊勾起來。
  「怎幺了?扭傷肯定疼,忍著點,按按就好了。」外間的小姑娘聽到聲音,懶得從舒服的椅子上起身,就叫了一聲。這句話驚得素音渾身僵直,銀牙緊緊咬住下唇不敢發出一絲聲響,她看著兒子,眼中流露出哀怨和求懇。盛強也被小姑娘的聲音嚇了一跳,他只是想玩弄和強奸媽媽,可不打算鬧出什幺別的意外。不過當他發現只是虛驚一場,就繼續對素音的無恥玩弄,一邊親吻她的絲襪小腳,一邊用手指繼續緩慢抽插素音的蜜穴和菊花。素音美麗的大眼睛緊閉著,長長的睫毛輕輕抖動,貝齒把嫣紅的香唇都咬白了,兩只小手無力地攤開,陰道中的嫩肉和菊花裏的肉壁在盛強的蹂躏下緊緊裹住他的手指,花心深處一陣潮熱,粘滑的蜜汁被盛強的手指在抽插中帶出,順著美白的大腿中間流下,流過嬌媚的肛肉,打濕了身下的床單,肉呼呼的小腳在盛強手中一會勾緊一會伸直,玉趾被盛強吸吮得麻癢不堪,輕輕扭動著躲避他的濕吻。
  這時,外間小姑娘的手機又響了:「海哥,去吃宵夜?我爺爺還沒回來,這裏有人呢。啊?那……好吧,那你等我,馬上來。」接著就聽她的小高跟鞋「咯噔咯噔」向這邊走來。素音嚇得雙手捂住臉龐,盛強就冷靜得多,他稍微一側身就擋住媽媽的下身,裝作在給她按摩腳的樣子,這樣,除非小姑娘走到床邊,不然她絕對看不到素音的真實情況。果然,小姑娘只是在門口一探頭,「還在按啊?我出去一下,我爺爺一會就來,」她看見素音捂著臉,又說道,「疼嗎?你愛人對你真好,我上次扭了腳,阿海就說什幺也不給我揉,還說什幺影響他打牌的手氣,最後還是爺爺給揉的,哼。」
  「嗯……」素音緊張得心都快爆炸了,低聲敷衍著。
  「我先走了,有事喊我奶奶也行,他在後面房間睡覺。」小姑娘轉身走去,高跟鞋聲音漸行漸遠。
  盛強在玩著媽媽的美肉時,肉棒早已硬得厲害,這時看屋裏沒人了,馬上抽回手拉開褲鏈,都不用掏,巨大的肉棒一下就彈了出來。素音剛剛睜開眼想看看狀況,就發現兒子巨大醜陋的東西在眼前晃動,又羞又怕,嚇得趕緊又把雙眸緊緊閉住。盛強知道時間不多,馬伯伯隨時可能回來,也不耽擱,抱住素音的美腿一拉,把她轉了個方向,豐滿的美臀就半懸在床邊,大肉棒「嗞」的一下,直接就插入媽媽早已淫水淋淋的溫暖陰道裏。素音「呀」地嬌呼一聲,卻是下身被插得又酥又麻,雖然陰道異常嬌小緊窄,肉壁卻早已期待盛強陰莖的君臨,不但沒有什幺疼痛感,反而主動緊緊裹吸著盛強的火燙巨棒,而且只這一下,素音居然就到了高潮,粘燙的玉液噴到盛強的巨大龜頭上,弄得盛強也差點一泄如注。盛強笑道:「媽,你的也太悶騷了,平常看著一本正經,才這一下就流水了,知道這樣我早就把你辦了。」盛強抱著素音的雙腿,開始用力抽插起來,一時間房間裏「撲哧、啪啪」聲音不斷,春色無邊,素音的絲襪小腳就伸在兒子的肩頭,隨著抽插晃動著,細膩的絲襪摩擦著盛強的脖子和臉頰,令他十分舒服。
  「嗯……哦……不……啊……嗯……啊啊……這……不行……」素音被盛強幹得哼哼唧唧,但在語無倫次的嬌吟中,居然還有拒絕的聲音,這到更加增強了盛強征服媽媽的欲望,他節奏一轉,按照「九淺一深」的方式有板有眼地努力耕作。果然十分鍾不到,素音又被他送上一次高潮,嬌啼著求饒,「強強……繞了……嗯……哦……媽媽……嗯……啊……」
  「媽媽叫我老公,說你愛我,就饒了你。」盛強加快了抽插的速度,他想要射精了。今晚其實他也消耗得很厲害,今晚先是抱著媽媽幹,那可是非常費累的,雖然媽媽身體不重且前後只有半個小時,但畢竟是個豐滿的熟女,到醫院是他的體力也幾乎耗光了。
  「不要……」端莊的素音嬌軀雖已經完全陷落,但是理智不允許她做出這樣的屈服,怎幺可以管自己親生兒子叫老公,太羞人了。
  「不叫?不叫我就射在媽媽裏面!」盛強的抽插幅度越來越大,素音被他幹得嬌軀亂顫,小嘴裏不停發出動人的呻吟。
  「不要……不……強強……嗯……老公……嗯……強……哦……啊……老公……嗯……我愛你……不要……在……裏面……啊……」素音終于屈服在兒子的淫辱之下,帶著哭腔說道。
  「媽……老婆……老公來了!」盛強忽然把素音的玉腿大大分開,俯在素音的身上,他一邊吸住素音嬌豔欲滴的小嘴香舌,雙手隔著素音的旗袍揉捏她的胸部,下身粗大的肉棒就緊緊頂住素音的花心。素音本能感覺到危險,但是她被盛強死死壓住,急得珠淚直流,一雙小粉拳在盛強的背上不斷捶打。
  忽然覺得盛強的陰莖有力地搏動起來,一股又一股滾燙的濃漿射在自己的花心,受到這樣的沖擊,素音緊緊摟住盛強的脖子,雙腿也緊緊鎖住盛強的腰,她的玉液也同時播灑,與盛強同時達到高潮。
  盛強摟著素音休息了一會,就把她面對面抱了起來,素音用盡全身力氣打了盛強一個耳光,「嗚……你答應……如果……媽媽叫你……老公……就不射進去……你無恥……被你……這樣……我怎幺……做人……怎幺對得起……你爸爸……我不活了……嗯……」她抽泣著說到,不想盛強的肉棒雖然軟了,但還插在她蜜穴裏,被她這樣一動,又蠢蠢欲動變粗變硬起來。
  「你……」素音顯然也感覺到下身那個東西的變化,而自己被那逐漸脹大的東西一蹭,下面居然也有了反應,身體也一陣酥麻,她又羞又急,不禁淚如雨下。
  「別哭啊,媽,我拔出來就是了。」盛強看著梨花帶雨的美人媽媽,心中一陣憐愛,趕緊摟著素音勸慰。說著,他放開素音,倒真是把肉棒從媽媽嬌小緊窄的肉洞裏拔了出來,巨大的刺激讓素音一下又倒在床上,她這個姿態,上身端莊秀麗,下身蜜穴卻一片狼藉,淫靡地張開小口,真是讓盛強差點又幹一次。不過他知道今天已經差不多,如果真被別人看到就不好了。
  「你……你抱我……」素音強自撐起嬌軟的上身,輕聲說道,盛強不由得睜大了眼睛,「……去洗洗……你……那些……髒東西……」素音看著他的表情,知道他在想什幺,狠狠瞪了他一眼,自己的臉也紅了。
  盛強于是抱起素音到了洗手間,用把小孩撒尿的姿勢抱著媽媽讓她把體內的精液排出來,然後他又抱著她坐在馬桶上,分開她的雙腿,用身上的T恤沾水給她清洗下身。素音羞得滿臉通紅,緊閉雙眼無奈地任他擺弄著。清洗完畢,盛強把素音抱回診室,馬伯伯仍未回來,素音堅持不再等他一定要立刻回家,而且要求盛強只能背不能抱著她,盛強也不爲己甚,反正來日方長,于是就把素音背回家了。
  回到家後盛強打算包辦給媽媽按腳的工作,卻遭到素音反對,她的拒絕如此激烈和堅決以至于丈夫都覺得很奇怪。盛強當然知道媽媽是爲什幺,但是他沒有充分玩弄媽媽的豐滿美乳始終對自己是個遺憾,因此當天深夜他就偷偷潛入她的臥室,就在熟睡的爸爸身邊把媽媽素音強行猥亵,玩弄她彈性十足的巨乳和嬌嫩敏感的蜜穴,素音怕丈夫驚醒,不但不敢大力反抗,還拼命捂住自己的嘴不敢發出聲音,盛強摸捏得素音渾身發軟後把她抱到陽台強奸了兩次。之後他就經常偷偷摸入她的臥室,即便是她換了臥室門鎖也不能阻止他的強奸,如果丈夫不在家時,素音就更沒法逃脫盛強的魔掌了。不管素音如何躲避,他總能找到機會奸淫這個氣質高雅的美麗媽媽。他甚至還曾在醫院辦公室和診室裏強奸過素音。爲了紀念他和媽媽的第一次,他每次會都會用橫抱的方式奸淫她。素音實在被兒子糾纏得沒辦法了,思前想後,決定給兒子找個女友,希望她能讓兒子轉性。別說這招還挺管用,這幾天盛強還真是粘上一個女孩,在家的時間少了許多,自然對素音的奸淫也少了